恢复森林里的生物多样性?注意!我们准备来一波操作~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5-23
点击量443
详情

     



上月的某天,云龙天池火烧迹地管护小分队的阿昌给我发来他定期巡护森林恢复地块的树苗照片,并附赠了一张让我猝不及防的自拍照。自去年8月种植苗木之后,我们发动社区村民轮流对这里进行管护,记录树苗生长情况,并禁止放牧。

来不及征得阿昌的同意所以没让他露脸/摄影 李正昌

种树需谨慎 抚育很重要

森林恢复必须是一项慢工细活的,而且需要想好才去做的工作。我们首先需要了解宜林地的立地特征,主要是分析当地的气候条件、地形、土壤类型等因素。包括降雨、温度、坡度、坡向、坡位、土壤质地和结构,树种对环境的适应性和生长情况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些因素决定的。然后再考虑树种组合,一般按照适地适树原则,在了解树种特性,竞争关系的基础上,可以采用混交、异龄等方式进行森林经营和恢复。

举个栗子,不同的树种有喜光或者耐阴的特征,对光和空间有不同的需求,所以在种植时需要考虑在哪里进行种植,上坡位一般水分少且光强较大,下坡位则水分多光照少;坡向决定着土壤结构、光照和水分循环;坡度则会影响树形。另外,上层木和下层木之间垂直结构的竞争也会影响着树木生长,因为林冠层大小和叶面积指数影响着光照和降雨分配。混交林的好处其实是可以减少竞争,因为不同树种很多时候会各取所需,并且有较高的基因多样性,但是单一纯林由于树木需求相同,会导致根系、水分和养分都有较大的竞争。所以不能种树的地方宁可不种树,可以采取人工促进更新或者自然更新的方法进行恢复。而且什么时候种树也很关键,其实应该相近气候条件的省份因地制宜的决定植树节的日期,这样纪念起来也比较合理。

森林经营实际上要比上面说的复杂的多,目前我们希望通过近自然(探索自然和人工协同的平衡)的方法来实现多功能森林的目标。说了介么多,去年种植的树苗经过了大半年,现在长势如何?

去年种植的云南松和旱冬瓜 摄影/李正昌

去年种植的苗木,云南松和麻栎存活率较高,但是旱冬瓜死亡率较高。主要是由于去年种植时间较晚,且冬季雨水较少的客观原因,另外也有村民种植技术层次不齐的人为因素导致的,有的苗埋深了些,不利于树木生长。所以今年的恢复会根据云龙当地进入雨季的时间,在山沟附近继续种植旱冬瓜,并在火烧严重的地块补种云南松。除了种植新树,对火烧后自然更新的树种继续抚育,通过整枝、适当清理倒木等措施其实更有利于树木的生长,恢复的效果会更理想。

种树要关爱 数据来体现

恢复森林的目的是希望生态系统能提供更多的功能和服务。所以我们针对火烧迹地的森林恢复制定了五类指标要素的数据监测工作,通过对比研究分析自然更新和人工促进更新条件下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功能上的差异。

火烧迹地森林恢复科研监测示意图

具体监测的要素如下表:

森林的经营和恢复要考虑未来气候变化产生的影响,气候条件决定着树种的组合,进而影响基于森林生态系统降低灾害风险的能力,例如森林涵养水源的能力能有效的缓解旱灾带来的威胁,减少和防止山体滑坡等灾害,这是我们为什么恢复的原因。

2050年云南省年降水与年均温综合变化 制图/北京大学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

另外,土壤中的动物(线虫、甲螨类、蚯蚓等)参与了土壤物理性质、枯落物分解和物质能量循环的过程,土壤动物多样性与地上植物多样性有着紧密的关系,从而作用于生态系统功能的改变。寻找一条提高森林生态系统功能的路径,这是我们为什么恢复的原因。

科研人员在火烧迹地进行土壤采样 供图/张淑霞

许多年后,我们种植的地块飞鸟和昆虫逐渐丰富起来,能够稳定的承载更多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这是我们为什么恢复的原因。

在火烧迹地进行鸟类监测 供图/张淑霞

昆虫监测的马氏网和陷阱(左下) 摄影/周嘉鼎

种树为转变 绿水青山现

无论是让树木通过自然更新,还是人工促进更新进行恢复,人为力量只能加速其中某些阶段的进程,是无法改造或者改变其中的自然规律。

请横屏查看:林分发育演替阶段指标(陆元昌等)

中国目前大面积的森林是天然次生林,这些森林的质量和功能有待提高,国家从2016年开始制定《全国森林经营规划(2016-2050)》,2018年开始要求在省级森林经营规划编制指南基础上制定《县级森林经营规划编制规范》。然而当前中央财政预算的森林抚育补贴标准仅为100元/亩(集体公益林)和120元/亩(国有林),在资金和人力都比较缺乏的现状下,如何有效提高森林生态系统的服务和功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最后,前两天参加森林科学研讨会的感受和大家分享下,一位专家的观点:环境和气候变化,以及经济发展其实际对森林生态系统的影响远不及人类价值观改变,从前我们追求生产力,把原始森林砍掉种植经济林木,如今我们意识到不用杀虫剂、化肥,提倡生物多样性,未来的森林将如何满足人类的需求,你我的动力才是关键。


撰文、供图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周嘉鼎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大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