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版的「吟游诗人」又出大作:我的关坝兄弟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6-14
点击量292
详情

关坝村位于四川平武,中国野生大熊猫最多的一个县,400多人的村庄是大熊猫的栖息地和当地一个重要的水源地,也是进入唐家河、老河沟、余家山保护区的重要通道。关坝沟内气候宜人,植被丰富,从最低1100米到最高3400米的复杂地形,成为了许多珍稀动植物最后的生存空间。

复杂的林权导致管理责任不到位,保护措施不到位,再加上外部的经济刺激和内部靠山吃山的传统,盗猎、挖药、放牧、毒炸鱼、薪柴过度利用等行为给大熊猫栖息和水资源造成严重干扰和破坏。

关坝沟流域及其周边自然保护区

2009年11月,我第一次走进关坝村,了解当地的资源和问题,从此开始了我与关坝村九年,应该会更久的缘分。经历过三年之痛,也走过了七年之痒,并没有因为彼此的熟悉而产生倦怠,反而因为它一点一滴的变化而越发喜爱。

关坝村是我进入山水工作后第一个从头开始独立开展工作的村庄,是我青春燃烧的地方。对我来说,这个“坝子”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像是我的初恋,像是我的孩子,像是我的母亲,像是我的老师。

在这九年里,村里换了两届书记,3任村长,乡里换了4届书记,3任乡长,我也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清瘦嫩小伙变成了一个久经世故的成熟胖汉子。

关坝兄弟合照

如果你问我,这九年你都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得到了什么?也许“兄弟”是其中一个答案,很多次被他们的故事感动,被他们的困惑打扰,被他们的付出激励,被他们的激情感染,被他们的智慧惊到,从他们的返乡建设家乡看到了农村的某种希望,也给了我自己坚守的信心和前行的力量,也让我越发相信每一个返乡青年身上都有一股感动人和坚韧的力量。

关坝兄弟合照

人生匆匆如过客,相识九年属不易,关坝的坚守引起了政府和社会的关注和支持,近期蚂蚁森林关坝自然保护地上线不到一周,便引起了超过560万人次的关注和支持。为了留住这酸甜苦辣的回忆,为了纪念多年的兄弟情,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不是赚它一个亿,而是写一本书叫《我的关坝兄弟》。

当下的中国农村最大的特点是一盘散沙无力重构,像一把破伞撑不起农村的明天,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伞骨,谁是伞骨,我想就是我提到的这些兄弟,这些充满故事和力量的返乡青年,不管在城市化的浪潮下结果如何,至少他们立足家乡奋斗过,至少他们为记忆中的乡愁追寻过,至少他们为这个时代划出过一道绚丽的火光。

这次我不想讲太多的道理,试着用诗情画意来祝贺关坝自然保护地上线蚂蚁森林,讲述我的关坝兄弟。

纪念关坝上线蚂蚁森林

烈日炎炎五月天,蚂蚁熊猫山水连。

葫芦兄弟放声唱,梦想照进桃花源。

共赢之路多艰难,脚踏实地补短板。

参与受益可持续,星星之火可燎原。


关坝自然保护地上线界面



关坝自然保护地立牌



火溪河畔女蜂王,沿海归来建家乡。

一手托起合作社,双肩扛住村务多。

股份改造忙培训,有机认证助品质。

万豪主推尚自然,奠定关坝甜蜜业。

四年辛酸心中藏,恰逢其时考乡长。

心有不舍蜂事业,游走三乡广传播。

——平武花木兰唐虹



唐虹,原关坝村村长,养蜂合作社理事长,现任木座乡副书记。摄影 / 何兵


熊猫故里小蜂王,坦克开完回家乡。

年幼种下护林梦,练就一身好武功。

做饭开车写文章,快如闪电美名扬。

两次回归多不顺,未消回乡创业梦。

熊猫蜂蜜新契机,站稳脚跟显威力。

五年自有辛酸泪,甜蜜事业慰心迹。

杰出青年新光环,决心放空多学习。

祝君更上一层楼,影响返乡众兄弟。

——养蜂合作社理事长李芯锐



芯锐,退伍军人,2011年返乡,平武县十大杰出青年


岷山腹地乔达康,军队归来栽树忙。

核桃杉木遍山植,曾为家乡拦市长。

九寨九年久离乡,心系故土念念想。

携妻回乡践初心,白熊归来鱼欢畅。

立志集体致富路,绿水青山坚守住。

书记一人力有限,带领众人梦实现。

——关坝村书记 乔良



乔良,退伍军人,栽树300亩,2013年九寨沟辞职返回故乡。摄影 / 李良衡


八年他乡奔波苦,下井进厂工地驻。

归来囊中两千整,打工难圆致富梦。

山上放羊搞生产,路头收售忙营生。

高票竞选当村长,后勤保障挑上肩。

河畔飞驰轰轰烈,脸上常挂憨憨笑。

生态脱贫头等事,村乡两地跑无数。

——关坝村村长 胡建春



胡建春,2008年返乡,连续两届高票当选村长(关坝保护小区授牌仪式)。 摄影 / 高向宇


土生土长山里汉,心灵手巧活路赞。

养蜂放羊保生计,守杆巡护心仔细。

放鱼容易保鱼难,铁面无私克难关。

主意实用又落地,团结友爱添活力。

打工难圆养老梦,生养之土更靠谱。

——关坝组组长 高明彬



高明彬,20岁返乡,前任巡护队长,言少实干,心灵手巧。摄影 / 李良衡


戈壁滩上高炮射,城市高楼建设忙。

海外淘金为家业,漂泊在外念故乡。

上有老来下有小,毅然返乡两头照。

东奔西跑立中心,深山巡护排头兵。

眼见动物渐恢复,苦中带乐了慰藉。

 ——保护小区理事长 孟吉



孟吉,2016年返乡,现任关坝保护小区理事长。摄影 / 欧阳凯


早年深山老猎手,靠山吃山饱腹收。

学艺鲁班巧双手,杀猪打钻天下走。

父母老迈不远游,返乡归来尽孝宥。

今日小区巡护长,护山富山保家乡。

 ——巡护队长 杜勇



杜勇,2013年返乡,现任巡护队队长,远近闻名的杀猪匠


昔日深山伐木匠,禁伐漂泊在他乡。

开过大车经过商,头脑灵活心坚强。

兄弟召唤返故乡,攻克核桃穗条关。

六十亩地苗圃园,阴平紫皮美名传。

一肩挑起合作社,半膀撑住保护业。

起步多是艰又难,下定决心只等闲。

 ——核桃合作社理事长 郭强



郭强,2015年返乡,乌仁核桃合作社理事长,保护小区副理事长。 摄影 / 欧阳凯


保护就像吃豆腐,不能心急,一步跨不到天边。关坝村是从保护蜜源植物开始,逐步到保护一条沟,到保护三条沟,到保护村周边,步步为营,逐步转变,从靠山吃山到护山富山!从青山绿水到铜山铁山,再到金山银山,成为人们心中的桃花源。

关坝愿景图。绘图 / 冯艳秋

关坝保护与发展的道路不是一条上扬的直线,甚至有停滞和下滑,守住生态保护的底线,坚持绿色发展的主线,是螺旋上升的曲线。如何带动周边社区共同守护自己和熊猫的家园,如何提高村民从保护中受益的力度和广度,如何促进保护资金的可持续性等是摆在关坝村面前的新问题,仍需脚踏实地,逐步解决。

山水始终相信当地人既是资源的使用者,也可以成为生态保护的生力军和主体,他们有意愿,有能力,能够可持续地保护这里生育和养育他们的山山水水,关坝的兄弟和广大村民的参与足以证明这一点。

2017年关坝村资产受益分红大会

关坝的实践正如中国生态保护的星星之火,逐渐将其经验和正能量辐射周边社区,同时通过更大的平台传播其经验和教训,照亮远方。

 

撰文、供图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冯杰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