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赛工作站落成一周年:向志愿者致敬!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7-01
点击量2927
详情

 “ 来到高原,在海一样的天空下,你会看见石头似的岩羊,落叶似的山鹑,月亮似的雪鸽,或者梦境似的雪豹。夜里走到室外,河流的声音温柔得如同一枚贴在耳膜上的吻,同时星光会像雨一样将你淋湿。当你把心的一部分留在这里,一个新的故事就要展开了。”

——昂赛工作站第三期志愿者 徐振辅

昂赛工作站的夏日  摄影李雨晗

 澜沧江源头的橘红色工作站,落成已有一年。这一年中,有许多神奇的人在这里居住和工作:美食编辑、律师、作家、园林设计师……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昂赛工作站驻站志愿者。

昂赛风光  摄影徐振辅

 这一年中,昂赛一千四百平方公里范围内实现了野生动物红外相机监测全覆盖;年都村人兽冲突保险试点圆满结束;15户自然体验接待家庭有了更好的接待能力,一本本资料集印刷成册;国家公园生态管护员培训顺利开展……昂赛工作站从一座冰冷的铁皮房子,变成了人人都想来的野外工作站。

第一批志愿者

谢勇东、刘馨浓、严志文

欢快地捡牛粪  供图/谢勇东

2017年10月,第一批志愿者抵达昂赛工作站。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眼见着草越来越枯黄,天气从凉爽变得冰冷。大家一起捡牛粪烧炉子,在太阳能失效的夜里,围着炉火,聊着天。

安放红外相机  供图谢勇东

 志愿者们和三江源团队一起,培训牧民监测员,在大雪的天气里和当地牧民一起爬上放置红外相机,相机冻僵了,人也仿佛冻成了冰棍。然而谢勇东和严志文乐此不疲。每当有新的红外相机照片出炉,便会去寻找自己去的那个位点,看到熟悉的位置,就如同见到了熟悉的朋友。

刚抵达时的馨浓 爬山主要靠别人扶  摄影/Céline XU

 昂赛的海拔有3800米,在这里行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刚刚抵达时,刘馨浓几乎寸步难行,爬山会滑下去,在河边走会掉水里。两个月后,俨然出现了质的飞跃,在60°的大斜坡上穿行也毫无惧色。

统计人兽冲突数据  摄影李雨晗

 年底时分,需要统计野生动物吃家畜的数据。志愿者们和乡干部一起,把藏文纸质版的资料逐条翻译,在地图上打点,统计肇事物种和时间,汇聚成一份完整的村级人兽冲突资料。与此同时,也把记录表中可以改进的部分一一记录,重新设计了图文并茂的表格,方便之后的统计和实施。

和当地青年一起爬山  供图谢勇东

 昂赛有15户牧民接待家庭,通过带领游客进行自然体验获得收入,实现保护和发展的共赢。为了帮助当地社区提高接待能力,三位志愿者在每一户牧民家庭中居住,了解他们的想法,并教家庭实用的接待知识。在牧民家居住的那些天,也成了生命中特别而闪亮的日子。

 

第二批志愿者

彭臣、何一帆、张馨元、林海淼

第二批志愿者  供图何一帆

 2018年伊始,第二批志愿者抵达。来到三江源之前,彭臣的家人甚至在怀疑孩子是否陷入了传销组织:遥远的地点、没有信号、模糊的任务。

彭臣抵达三江源的第二天,就跟着团队一起放相机去了。和他一组的是一位长胡子老爷爷。当我们在一天结束后见到彭臣时,老爷爷满脸笑着,彭臣疲惫的满嘴冒泡——他们爬了一座好高好高好高的山。后来在那座山上拍到了雪豹。

彭臣与监测员放完红外相机后的自拍  摄影彭臣

 为了进一步了解各个地区的人兽冲突情况,志愿者们开始了在三江源地区的大规模访谈。人生地不熟没有阻挡他们的脚步,爱较真,爱追问,洋洋洒洒几万字的各地区情况汇总,帮助整个团队更好的了解野生动物与家畜发生冲突后的赔偿措施,以及当前制度存在的问题。

“滑冰”  供图严志文

 这一批志愿者也参与了玉树周边的水獭调查,不断地沿着河流寻找水獭的粪便或者是脚印。走着走着没了路,便大胆的从冰上滑了过去。后来何一帆还以此次调查为基础写了水獭的科普文章,让更多人了解三江源地区水獭的保护现状。

第二批志愿者在最寒冷的月份来到昂赛,早上醒来从牙膏、洗面奶到擦脸油通通都结了冰。还有澜沧江,部分河段冻成了大冰坨,大家排成一队实现了“横跨澜沧江”的小目标。

第三批志愿者

徐振辅、文一帆、蔡韵沁

第三批志愿者  摄影求尼

2018年4月,第三批志愿者抵达。文一帆和徐振辅抱着必看到雪豹的决心来到昂赛,尽管已经提前说明:“看雪豹需要运气”,然而他们还是固执的认为一定没问题。结果,直到依依不舍离开昂赛的那一天,雪豹也毫无踪影。大概和雪豹的缘分,要等到下一次相见了。

蔡韵沁是翻译小达人,把自然体验现有的材料纷纷中翻英、英翻中,而在一旁的一帆深受启发,下定决心要好好学英语。

文一帆是兽医专业的学生,爱宠物医院的小猫小狗,也爱三江源的雪豹与狼。他协助昂赛地区的野生动物救护培训,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长帮助这里的动物。当他离开昂赛后,也在不断的为当地野生动物救护提供知识和技术的支持。他还没有看到雪豹,他说还会回来的。

志愿者协助自然体验培训  摄影程琛


 徐振辅是台湾大学昆虫学的学生,也是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当他接到录取通知后,第三天便飞到了玉树。走样线、拍照、遗传学采样、入户培训样样精通。每当昂赛的牧民看到他,都会感慨这小伙子长得真像个藏族人。出门时他都会捧着大炮,生怕在下一个角落就遇到雪豹。可是他待了七十多天雪豹也没有露面,而他已经计划好了下次和下下次返回昂赛的旅程。

第四批志愿者

牟春晓、刘屿

第四批志愿者  摄影牟春晓

 由于要走水獭和黑颈鹤样线,团队想招募一名身强力壮的志愿者。看到刘屿的简历时,不觉眼前一亮:有相关的学术背景,而且到处登山。打电话面试时,原本以为接电话的会是个硬朗的小伙子,没想到是一个甜甜的女声。虽然声音甜,走起样线非常给力,只可惜同事走样线的过程中闪了腰,刘屿同学还有很多的力气没有走出来。

牟春晓在装饰工作站  摄影李雨晗

 六月份是虫草季,社区工作并不多,因此昂赛工作站主要的工作是修缮房屋。春晓是风景园林专业的学生,画得一手好画,在她的设计下,昂赛工作站焕然一新,各个项目得以生动的展现。她在路上常常会打开车窗向外看,感叹如此美丽的大自然让人想流泪。

志愿者们重聚在北京  红外相机拍摄

志愿者们在昂赛相识,又重逢于天涯海角。2018年5月在北京办雪豹主题的宣传活动,志愿者们从各地赶来相聚,为了雪豹保护,也为了在昂赛的情谊。

很多人从小心怀对大自然的喜欢,很多人想要身体力行成为自然保护行业的一份子,然而,似乎并没有合适的机会。三江源的志愿者项目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窗,让对大自然喜欢热爱的人可以在此梦想成真。志愿者们通过在三江源的日子也渐渐发现,生物学并不是通向自然保护唯一的钥匙,所有的专业在自然保护领域中都有一席之地。

银河下的工作站  摄影聚途成像

有好几位志愿者在期满后申请延期,亦或是递交申请,期待成为山水的正式员工。大自然魅力无穷,让来过的人不想离开,让离开的人一直思念。

从2017年7月到2018年7月,昂赛工作站落成一周年,志愿者们在高山上、在河边、在无数个修房子的日子里书写了属于昂赛的保护故事。这些故事还在继续,也期待来自你的落笔。


作者介绍

撰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李雨晗(研修生)

排版/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