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手为蛙鸟鱼虫搭建家园 这个大自然游乐场还不快来玩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7-15
点击量1733
详情
前情提要

2017年5月,在汇丰银行支持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在北京市西北郊的小毛驴市民农园恢复了一片湿地(欲知详情,请戳整个夏天,TA们在「山水集团」的池塘里做什么?!多图预警!| 京郊小池塘被『山水集团』盯上一个月以后……)。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这片湿地出落成一个生机勃勃的小池塘。


经过一年的监测,我们发现了八九十种(不完全统计)住在池塘里的生物,它们都是谁呢?

看到上面那幅画,你会想起什么?

“这是哪家的院子,环境真好。”

这是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的阳光餐厅,它的前方是一片蝴蝶花园,再往前是一片小池塘。这个小池塘去年才建成,看它今年恢复得多美。

看多了自然,也看多了人造的环境,我们的眼睛会自然而然拥有一种辨别能力,辨别出什么是自然的。自然的,就是一种拥有生命力的感觉。

为了把这种生命力记录下来,我们整理汇总了下面这本册子。

原因很简单,就是希望看到这个池塘的人,看到这个池塘里的生物的人,能够有途径认识它们第一次,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做了一个生物栖息地,它成为这些生物展示生命力的舞台,而我们是观众,观看自然生命的变幻。

这本小册子收录了68种生物,有鸟类、蝴蝶、蜻蜓、蟾蜍和青蛙、鱼类、植物和其他类别的生物。

绿头鸭。摄影 / 黄志友

我还记得10年前,当我还是一名风景园林专业毕业的本科生,战战兢兢走进建设“人居环境”的学术殿堂,打死我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为其他生物做“X居环境”。当5年前的初春,我拿着望远镜,在清华园荒岛看着一只红胁蓝尾鸲翘着尾(yǐ)巴,侧眼瞧向我时,迟钝如我,竟然顿悟到,生命竟然可以如此奇妙。当1年前,同样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我突然发现北京分布着30种受胁鸟类(IUCN物种红色名录中易危、濒危和极度濒危的鸟类)时,我震惊得长大了嘴巴,合不上下巴。

小毛驴的小池塘

2017年,挖坑、铺膜、蓄水、种草、放鱼,就是这么简单的5步,嗯,想不到恢复生物栖息地的工程操作这么简单。然而,之后却是每个月的水质监测、每个星期的生物监测和生物群落维护,算起来,去年到今年去了至少52次。但,令人吃惊的是,就算这是工作,我每一次去看小池塘,内心居然都感到无与伦比的平静。

我喜欢看那些生物“贼贼”的样子。


池鹭一家

小池塘一年里记录到8种水鸟*,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鸟类,在那附近大概有30种吧。每次去小池塘,我都会十分小心,因为一不留神,草丛里就会窜出一只大鸟,拍打着翅膀躲进池塘旁边的大树里,我只能跟它说:“sorry,打扰了。”

池鹭是在树上筑巢繁殖的鸟类,据说挺喜欢吃青蛙,去年小池塘记录了一只池鹭亲鸟和两只雏鸟,它们总是躲在水边的草丛里。我们去的时候,它们躲在树上,我们走了,它们下来接着吃。那段时间,我把小池塘亲切地称作“池鹭食堂”,哎呀,这才叫鸟类栖息地嘛,心里美滋滋。

*(按记录时间先后)小䴙䴘、池鹭、普通翠鸟、白鹭、苍鹭、绿头鸭、紫背苇鳽、黄苇鳽、(不知道小蝗莺算不算)

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生物认知手册中的池鹭介绍页

由于池鹭一直没有给我们拍摄清晰证件照的机会,所以我们选择了高总在大理拍摄的一张池鹭来表现它贼贼的样子。


青蛙们

与贼贼的池鹭一样贼贼的是黑斑蛙们,虽然黑斑蛙常常是池鹭的盘中餐

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生物认知手册中的黑斑蛙介绍页

黑斑蛙不在草地里(上图⑤)、不在荷叶上的时候,就会像上图⑥一样让自己漂浮在水体里,然后把两只眼睛露出水面,一副贼贼的样子。我原本以为它们在捕食的时候才会酱紫,结果,今年春天我发现当它们聚众繁殖的时候也会几十只一起漂浮在水体里,把两只黑黑的大眼睛露出水面,然后“咕-呱-咕-呱-”叫,吵得黄老师他们睡不着觉。

池塘里的北方狭口蛙蝌蚪。摄影 / 陈炜



蜻蜓们

青蛙们吃蜻蜓们。

小池塘一年里记录的蜻蜓种类蛮多的,22种,跟圆明园一样多。特别是去年还没有放鱼的时候,哎呀,那个蜻蜓啊,满池子都是,密密麻麻在水面上飞啊。

华斜痣蜻。摄影 / 陈炜

 结果今年,陈老师很断定地说,不行,今年蜻蜓太少了,是不是去年冬天没下雪,蜻蜓稚虫都给冻死了(这个逻辑是这样的:去年冬天没有下雪,冰在白天会经历融化-蒸发-融化-蒸发......的过程,从2017年11月到2018年2月,这个冰就变薄了超过50cm,然后躲在冰下面泥土里越冬的蜻蜓稚虫可能就被冻死了)。但是也有可能是春天冰雪融化后,被鱼给吃了。

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生物认知手册中的蜻蜓介绍页



蝴蝶们

能够跟蜻蜓一样并驾齐驱在人们喜爱的昆虫(没错,它们是6条腿的虫子!)榜单上,自认第二就没虫敢认第一的就是蝴蝶了。要说,其实蝴蝶并不是典型的湿地生物,它们能不能被归类为湿地生物跟它们的寄主植物有关。

丝带凤蝶雌。摄影 / 陈炜

比如下面这张图里的红灰蝶,它的寄主植物是酸模属植物,酸模属植物喜湿,因此常常生长在水边低地,这种可爱的小蝴蝶儿就在酸模的叶子上产卵,幼虫孵化出来后就吃酸模属植物的叶子,但是人家长大了可就飞离湿地区域去采蜜去了。而下面那张拍了艺术照的白钩蛱蝶则是在榆树上长大的孩子,嗯,没错,长大后它们就飞到美丽的花朵上吸蜜啦。

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生物认知手册中的蝴蝶介绍页


水草们

我打赌大家伙儿去其他城市公园很少看到水草。在我开始做这个小池塘恢复以前我也一点都不认识水草,但是水草才是水体生态系统的大佬,为啥?人家供氧啊。 

今年小池塘的优势水草从外来物种“水蕴草”变成了“轮叶黑藻(下图上)”,这种现象的学术名词叫做“自然演替”。我们十分惊喜!因为我们只种了1种草,而经过一年的恢复,水里却长出了9种草! 

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生物认知手册中的水草介绍页

相信自然,给自然机会,她就会给你惊喜。



鱼儿们

鱼儿们实在太难拍了。

所以这本小册子只选了4种鱼。

猫盟的陈老师有一次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语气问我:

“怎么要放红色儿的金鱼进去啊?”

“因为买不到小鲫鱼,呵呵=_=||。”

下图下那种我们常常在城市公园水体里看见的可见度很高的红色小金鱼其实是鲫鱼的观赏品种哦。下图上那种顶着两只亮晶晶小灯泡的就是中华青鳉了,注意它旁边是浮萍,嗯,可见中华青鳉有多么小。

 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生物认知手册中的鱼类介绍页


鹅鹅鹅

今年5月,出于不可描述的原因,小池塘成为了10只白鹅和1只鸭子的家。我起初担心鹅会把沉水植物吃完,担心野鸟看见白鹅、白鸭就不来了,担心青蛙、蜻蜓、田螺等等水生动物会受影响。但经过半个月的观察,我发现白鹅非但没有把沉水植物都吃完,反而还帮助控制了沉水植物的生长;池鹭、黄苇鳽不受影响,照来不误。白鹅们也乖乖地在树荫下乘凉、在花生地里漫步、在野草丛里啃啃野大豆的叶子。小池塘成为了一个动物乐园。

白鹅畅游天水间

最后,我想用小册子的后记来结尾(抒情预警):

“以上68种野生动植物,呈现于小毛驴市民农园池塘恢复一年之际,在这些野性多样、精彩纷呈的自然生物面前,人类都是渺小的。但是,在人工环境下的生态系统,需要人力维护,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实,最困难的是:1、给自然充足的时间,任其自然恢复;2、实时监测恢复进程,人力控制生物群落平衡。

在此,需要再次感谢汇丰银行的资金支持,小毛驴市民农园提供的场地和“0”农药环境,以及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工作人员,还有关心支持这个小池塘的各界友人。

美好的人居环境需要我们共同培育,它一定包括同样生活于其中的各种野生动植物。”


作者介绍

撰文 、供图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黄越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