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大熊猫 一支真·疫苗起了大作用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7-27
点击量302
详情

在我国西南大山里,有67个自然保护区里都生活着一群古老又神秘的动物。它们卖萌耍酷、圈粉无数,碾压各路网红,还享受着中国野生动物能获得的最高待遇,有数以万计的荒野卫士在各个领域为其保驾护航。

一只野生大熊猫  供图/金艺鹏

这个让全世界都为之着迷的物种,就是大熊猫。2016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肯定了我国在大熊猫保护工作中取得的成果,把大熊猫受威胁等级从濒危降到了易危,人们乐观地认为,这个看起来软萌乖巧的“小可爱”,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野生大熊猫个体  供图/金艺鹏




隐形的杀手

然而,大熊猫受威胁的情况真的像IUCN估计的那样乐观么?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金艺鹏教授带领团队通过一系列研究,发现在大熊猫栖息地周围潜伏着一个恐怖的“隐形杀手”,很可能会随时“出击”,让我们的保护成效功亏一篑。这个杀手就是犬瘟热病毒(简称CDV)。

CDV可以感染包括犬、大熊猫在内的几十种动物,具有极强的传染致病性,致死率高达95%,虽对人无害,但对大熊猫来说极其凶险。

历史上,我国共有五次圈养大熊猫犬瘟热疫情的报道。其中最严重的的一次是2014年发生在陕西的大熊猫犬瘟热疫情,尽管相关单位紧急召集了顶级专家队伍抢救患病大熊猫,但是CDV还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夺去了5只大熊猫的生命,严重影响了这个世界第三大大熊猫繁育种群。

更令人担忧问题的是,CDV是否对野生大熊猫种群也存在威胁?

金艺鹏教授团队与包括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在内的数家机构合作,对这一问题展开了长达8年的系统研究。


科研人员在保护区艰苦的环境下进行大熊猫疾病的野外研究

研究结果表明:CDV已经构成对野生大熊猫种群的潜在威胁,迫切需要采取正确的方法进行积极防范。



病毒威胁保护区周边

野生大熊猫是如何受到CDV威胁的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知道传染病流行需具备易感动物、传染源、和传播途径三要素。


科研人员对野生大熊猫进行科学检查


易感动物很好理解,对CDV没有抵抗力的大熊猫就是易感动物,而大熊猫的抗体水平高低决定了其抵抗力的强弱。为了知道野生大熊猫种群是否具有抵抗CDV感染的能力,研究者先后抽样调查了近20只次野生大熊猫的CDV抗体水平,其结果都近乎为零,证明大熊猫不具备抵抗CDV能力,一旦接触CDV,极有可能感染发病。

传染源是指体内有病毒生长、繁殖并且能排出病毒的动物。研究人员对我国流行的犬瘟热疫情进行了过去20年回顾性研究,发现CDV集中流行于中东部大城市的犬群中,具有向大熊猫分布区域蔓延的趋势。


我国犬瘟热疫情分布趋势图,蓝色代表犬瘟热影响区域,红色为大熊猫保护区。

另一研究中,研究者发现陕西秦岭的大熊猫保护区周边城镇获取的犬源CDV与此前导致陕西圈养大熊猫死亡的CDV基因序列极其相似,具有高度同源性,这说明携带CDV的犬可以成为大熊猫犬瘟热的潜在传染源。

研究者也对两个国家级保护区周边村庄共200余只从未接种犬瘟热疫苗的犬进行CDV抗体检测,发现分别有72%和96%的家犬曾暴露于CDV,这一结果说明CDV已随家犬渗透到保护区周边。


通过对家犬血液进行抗体检测,科学家可以判断家犬成为传染源的风险大小。


豢养家犬看家护地,帮助山区人民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生存,是几千年来的传统,但这些家犬很少被拴养,常可自由进出保护区。通过比较散养家犬和大熊猫种群的卫星定位数据,研究者发现散养家犬与野生大熊猫在秋冬春三季的活动范围高度重叠,在夏季较少重叠(家犬在不同季节的活动范围比较稳定,大熊猫具有季节迁徙的特征),而秋冬春三季恰恰是犬瘟热高发季节。


犬与野生大熊猫秋冬春三季活动区域重叠分析图,图中蓝色为部分犬活动区域,红黄绿为部分大熊猫活动区域。


红外相机照片显示,家犬与大熊猫会在相近的时间里利用相同的兽径。甚至有人直接目击家犬与大熊猫在野外偶遇。家犬的觅食、排泄与气味标记等活动都有利于CDV形成有效的传播途径。


红外相机监测到犬与大熊猫共用兽径


我们不难看出,CDV在家犬和大熊猫间传播的三要素俱备,犬瘟热这个“隐形杀手”对保护区内的大熊猫已经构成了威胁。(以上部分数据来源于《Canine distemper viral infection threatens the giant panda population in China》,Yipeng Jin, Xinke Zhang,et al,2017)


犬与野生大熊猫偶遇


人们往往对野生动物疫情爆发带来的严重后果缺乏足够的认识,它可能会造成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断崖式下降,因为动物很可能在人类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已经悄然消失。

很多学者认为塔斯马尼亚虎(袋狼)的灭绝的原因很可能就是某种烈性传染病,如犬瘟热蔓延造成的种群崩溃。



一支疫苗起了大作用

那么如何避免犬瘟热引起野生大熊猫种群崩溃呢?

我们依然围绕传染病三要素来讨论。将易感动物变为不易感动物,主要通过接种疫苗,刺激免疫器官产生有效抗体来实现。


注射高质量的疫苗是达到足够免疫效果的保障。


然而目前并没有安全有效的可靠的大熊猫CDV疫苗;此外在广袤的崇山峻岭中,定期找到野生大熊猫并逐一接种疫苗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因此金艺鹏教授认为我们只能围绕传染源与传染途径来进行防控。通过给保护区周边家犬定期接种CDV疫苗,监测犬群中CDV活跃程度,可以有效的控制传染源的产生。


每条狗都需要注射疫苗并植入电子芯片,左为电子芯片注射器,右为疫苗。


对保护区周边家犬建立身份识别系统,将有进出保护区习性的犬进行拴养管理,可以有效的切断传染途径。


村民养犬看家护院,防止受野猪等野生动物袭击

有的读者可能会想:要不要这么麻烦?把犬都杀掉岂不是更简单?简单粗暴的清理家犬既严重影响了山民的生计,也违反动物福利。更重要的是,保护区周边的犬在恰当的管理下反而有利于大熊猫防疫。

我们都知道,家犬都有强烈的“地盘”意识,如果保护区周边缓冲区具有足够数量接种过疫苗的家犬,可以有效的阻隔外界向保护区扩散的流浪犬,即便外界病毒来袭,具有足够抵抗力的犬群可以形成一个阻止CDV传播的“免疫屏障”。


村民散养的家犬守护着自己的“地盘” 


这一原理在国外已经有很多实践应用,金艺鹏教授团队与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开展工作试点,在保护区内设立了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工作站进行疾病监测工作,并对保护区周边家犬进行定期免疫接种建立“免疫屏障”。


按新的家犬管理办法,熊猫栖息地内每条狗的信息都需要详细登记。


至今已连续进行四年,根据监测结果来看,该方法切实有效,保护区内无CDV渗透进入的迹象。目前,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正在其他多个保护区扩大应用试点,推广陕西佛坪自然保护区和四川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等地总结出的新型家犬管理经验,净化和保护大熊猫的生存空间。


在山上活动的家犬


对于经常上山活动的家犬,双方也在共同推广拴养的养犬模式。在国家林业草原局牵头下,多家机构也在共同开展深入的研究与管理模式推广。


工作人员在为社区的家犬注射犬瘟疫苗


村民知道打疫苗和采血检疫的意义后都很配合工作


只有按正规程序打过疫苗并进行了详细信息登记管理的家犬才会佩戴这样的专用颈圈


拴养和人工免疫是家犬管理的工作重点,图为岷山腹地,一条佩戴有可视化免疫标识的拴养家犬。


综上所述,犬瘟热等疫病对大熊猫的危害具有很高的隐蔽性,带来的损失会超出人们的想象,希望此类问题能够得到更多的重视。希望各界力量能够良性结合,在大熊猫栖息地普遍开展针对性研究与管理创新,力求最大限度降低大熊猫疫病风险。


作者介绍

供图/潘世玥、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刁鲲鹏

编辑/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高大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