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小径追蝴蝶 寻找舞动的精灵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8-17
点击量265
详情

从小就喜欢蝴蝶的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骨灰级的蝴蝶爱好者,我收集有蝴蝶元素的一切周边小物,比如邮票、明信片、工艺品,甚至用蝴蝶的照片做头像,还自己制作蝴蝶标本,帮做蝴蝶生态研究的教授做蝴蝶整理等等。

但当朋友问我遇到的蝴蝶叫什么,这些蝴蝶有什么习性、为什么蝴蝶的翅膀那么漂亮,blabla……好像不论什么样的“蝴蝶问题”抛过来,我都只能尴尬噤声,大脑一片空白。一边羞赧脸红,一边也遗憾懊恼,为什么我那么喜欢蝴蝶,却回答不上来这些问题呢?


不小心错养的蛾宝宝,名叫“糖宝”。


这种自我困惑一直没有消减,直到来到博物馆工作,接触越来越多热爱自然又倾心血于所爱的同事、朋友,我好像一下就开了窍,任督二脉都通了的那种。才意识到我对蝴蝶的喜欢肤浅至极,也从来没有真正地去了解真实的它们。

于是我开始认真地去观察,谨慎地去饲养,于是我感受到了它们脆弱驱壳下的另一种美,这种感觉就像经过精神的洗礼,到达了喜欢蝴蝶的另一层境界。


用叶子打掩护化成的蛹,“糖宝”马上要羽化啦~


不过我对蝴蝶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最多还是一只小白的水平,我迫切地渴望历练,然后飞升上仙。

一次偶然的聊天,在同事的推荐下了解了“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以下简称山水)的蝴蝶监测项目,虽然担心有了娃,时间不能自己掌控,但仍然抵挡不住心底那份冲向自然的洪荒之力,腆着大脸报了名,心想如果真的不能出野外,听听蝴蝶大佬们的培训也是极好极幸福的事情。

没想到幸福远远超乎我的设想。如果“糖宝”的羽化是误打误撞的重生,那么这次有计划的走进自然就是一种主动的升华了。


走进大自然从做一名蝴蝶监测志愿者开始



第一次进行蝴蝶监测,我们的样线(选定的监测蝴蝶的固定线路)在八达岭森林公园景区内。一直潜伏在领队队伍里毫无经验的我,选择了进行辅助工作的观察员一职。在领队监测员的带领下我们以1-1.5 km/h的速度前行,开始进行蝴蝶监测。

接下来,拿起捕虫网,我们出发吧~


浩浩荡荡的捕虫网队伍。


这次活动中,由于我们身兼重任的三个志愿者都是第一次做监测工作,所以对监测过程略显生疏,还好随着监测的进行大家渐渐找到了感觉,连我个人认为难度系数最大(体型小,飞得快)的灰蝶都顺利捕到。


样线地图。


作为一个辅助观察员,我用“两步路”APP对整个样线的监测进行了记录。第一次用这款户外APP,操作的不熟悉使我的记录并不全面,而且很显然我的GPS定位出了问题,崎岖的山路楞是记录成了一条直线,不过蝴蝶的数量和名称都很好地记录了下来。


我的笔直的监测路线记录。


活动中监测员捕获每个蝴蝶后,会将捕虫网中的蝴蝶放到观察网中,交给记录员鉴定和记录。记录员要在捕捉蝴蝶的地方完成GPS打点,并同时将生境、云量、温度、湿度、时间、蝴蝶种类和数量都记录下来,这个工作对新手来说还是有点令人手忙脚乱,所以我这个新手观察员就和记录员一起完成这些工作。

放进观察网中的蝴蝶,需要现场进行鉴定和记录,这次一同出行的王老师和吴老师就是鉴定的主力了,我在这一过程中收获颇丰,因为在样线结束后会将所有蝴蝶放飞,所以鉴定的同时需要拍下蝴蝶照片为日后相关工作留底。

如果遇到鉴定困难的蝴蝶就在监测结束后由专家鉴定。很多环蛱蝶科的蝴蝶相似度十分高,仅通过外形并不能准确判定,需要做进一步的解剖,观察其生殖器等结构特征才能确定。


样线中的蝴蝶和生境照片


琉璃灰蝶


丝带凤蝶


黑弄蝶


阿矍眼蝶


八达岭的样线一共有两条,平均每条样线两个小时,上山下山燃烧了不少卡路里~

杏花沟的样线结束后,我们原路返回到起点稍作休整,补充能量。休整后活力满满地开启樱桃谷样线。这次我自告奋勇承担了监测员的角色,走在最前面拿着捕虫网,有一种手握利器的感觉,眼神在视野范围内不间断来回扫荡,全身肌肉都紧绷着……这可能也是晚上回家后我浑身酸痛的原因……

这一路很幸运,收获不少。有猫蛱蝶3只,单环蛱蝶1只,白钩蛱蝶1只,白斑迷蛱蝶1只和黑脉蛱蝶1只~


猫蛱蝶


单环蛱蝶


白钩蛱蝶


白斑迷蛱蝶


黑脉蛱蝶


短暂的监测旅程告一段落了,但我想要每年都到那些山野里走一走,寻一寻蝴蝶的芳踪,希望你们也爱上这些美丽的精灵~


蝴蝶监测志愿者大合影


最后一句一直很喜欢的话想跟大家分享:

     唯有了解,才会关心;唯有关心,才会行动;唯有行动,才有希望。

——珍妮·古道尔

一枚蝴蝶小白诚挚希望所有走过路过恰巧看过文章的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作者介绍

撰文、供图 / 山子

编辑/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

特别鸣谢:文中很多照片都是当天各位志愿者拍摄的,因为太多所以不能一一对应上,作者在此特别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