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来~做一道社区保护的多选题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09-29
点击量282
详情

在上一期中(开party做保护?你不知道的「社区潜规则」),我们提到社区动员是对未来行动达成基本共识,但是共识形成之后,如何落地实施并形成可持续的社区保护行动呢?这需要不断且反复的沟通和协调。那么,这一期我们就来聊一聊社区保护行动吧!

在聊之前,不如我们先来围观一个关于李子坝森林-茶叶-河流保护行动的故事吧。

李子坝村位于白水江自然保护区腹地,是保护区和甘肃省地理位置的最南端,也是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唯一地处摩天岭南坡的村庄;东与四川省青川县城接壤,南与四川省东阳沟自然保护区毗邻,西与四川省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相连,该区域对大熊猫基因交流和行为活动有重要的作用。

这里不仅栖息着大熊猫,还有金丝猴、大鲵和珙桐、红豆杉等国家一级保护动植物10余种,以及地方特有物种“文县疣螈”。发源于岷山山脉的乔庄河,从李子坝村流经进入四川省境内的青川县,最终经嘉陵江汇入长江,因此李子坝区域也是青川县城的主要饮用水来源,占其饮用水源的2/3左右。

甘肃文县李子坝社区的茶园景观

李子坝世代以茶叶为主要生计方式。李子坝的农户几乎在所有的耕地上都种植了茶叶。在2014年以前,大部分村民在茶园施用化肥、农药和除草剂,长期过量的使用农药化肥,不仅对茶园、当地居民及下游青川县居民的饮用水源造成污染,而且也给大熊猫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环境带来负面影响,同时由于农药污染严重,茶叶品质也受到挑战。

李子坝社区与周边区域的关系

问题发现后,在白水江保护区的倡导和专家建议下,为提高茶叶的质量、保护水源地的清净,李子坝村两委联合当地茶叶加工企业、保护区工作人员开展了农药化肥减量使用的宣传,并在2015年召开了村民大会,在大会上村干部向农户阐明了农药污染对茶叶和环境造成的问题及影响,并和大家一起讨论了农药化肥减量使用的措施,最后村民们一致认可采用物理杀虫的方式替代农药的过度使用。

通过借鉴其他社区的经验,村名们发现使用太阳能杀虫灯可能会有作用,于是2015年在山水及保护区的支持下,社区购买了第一批30台太阳能杀虫灯进行试点使用。

在使用过程中发现杀虫灯的作用很好,在夏季配合使用粘虫板对害虫的防护更加明显,同时杀虫灯和粘虫板在茶园中有较好的观赏效果,对茶叶品质的宣传也有很好的展示作用。

因此2016年在山水的协助下,社区对接科颜氏资源以及文县农牧局资源,在茶园开始推广使用太阳能杀虫灯和粘虫板。

在茶园中放置粘虫板


在茶园中安装太阳能杀虫灯

截至2017年,李子坝社区在茶园中一共安装了200台太阳能杀虫灯、10万张粘虫板,且基本没有农户在茶园中使用农药了,草剂的使用量也大幅度降低,李子坝茶叶质量得到显著提升,口碑和品牌也得到市场的认可。

由于农药管理得当,李子坝水源地质量也得到保护,河流中的鱼类资源得到较好的恢复。与此同时,李子坝村的有效保护行动得到了保护区的认可,将太阳能杀虫灯也推广到了碧口镇马家山的茶叶种植与管理中。

在李子坝的故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安装太阳能杀虫灯和粘虫板的保护行动其实是针对农药化肥过度使用威胁的对策。当在我们谈到保护目标的时候,其实是需要去分析威胁保护对象的因素和压力的是什么,然后从某个关键的威胁因子着手,开展保护行动。

具体来看,首先确定影响保护目标的威胁因素是什么,并确定将该威胁减少到一定水平的预期结果;其次“查明”该威胁因素的具体情况,协助社区对这些威胁因素进行分析,清楚是谁、在什么时间、区域、用什么方式对保护目标造什么样的影响,当掌握了这些信息后,社区居民才能根据问题制定具体的保护行动。

然后社区成员或利益相关者制定可能的行动方案,并集体对其进行可行性讨论和筛选。最后达成一致共识,并将时间、行动计划、负责人、资金等信息一一匹配,从而落实具体的保护行动。

保护威胁:过度砍伐薪柴


保护行动:支持社区发展节柴灶,尊重社区生活方式的同时,减少薪柴的使用量

同时在这个故事中,我们也可以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可持续的保护行动是需要构建保护行动与社区资源之间的直接关系,保护行动是离不开当地社区参与的。社区往往拥有土地、森林的所有权或承包经营权,保护和利用是社区土地产权的一部分,法律赋予了社区这部分的权利。

同时社区本身就生存在自然资源富集的区域,对于周边的自然资源具有得天独厚的传统知识,也就是说再也没有比本地社区居民更加熟悉周边的环境和资源状况了。因此,明确社区保护行动的主体地位是保护行动成本最小化和效益最大化的表现之一,也是社区赋权形成自然资源管理机制第一步。

社区与周边资源的利用与管理是息息相关的,图为李子坝社区景观。

但是,社区保护行动也是有条件的,在“食不果腹”的情况下社区很难主动产生保护行动。保护行动需要与社区发展需求紧密结合,往往在处理保护和发展的问题时,集体的理性导致农村社区在二者之间难以抉择,这也就是为什么社区保护行动并不是所有的社区都能够承担的,而这些特点恰好也反映出农村社区如何看待保护,以及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上。

因此,单纯的谈保护行动已经不可持续了,社区发展和生存的权利仍然需要得到保护,就如同乔治夏勒博士强调的“在保护自然的同时也应该联系人类的需求”

社区居民正在处理从山里采集的野菜


社区发展人工种植重楼,以减少对野生重楼的过度挖掘

从内容上看,社区保护行动实质上面临的是社区应该如何对待周边自然资源的问题,因此,自然资源的利用和管理方式往往是社区保护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有时候甚至是社区保护行动的目的。

所以在开展保护行动时,往往可以倡导、示范以及宣传土地、水体或者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从而消除主要的威胁,也就是说对资源的利用与开发不仅要求环境上是适宜的,而且要求经济上也是合理的。

社区发展养蜂环境友好型产业

但是我们该如何去评价保护行动是否有效呢?又如何知道威胁因子是否得到缓解、保护对象及其状况是否改善呢?那么,在下一期的“潜规则”中,我们将给大家介绍与保护行动直接相关的“监测与评估”工作。


作者介绍


撰文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何海燕(研修生)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彭聪(实习生)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