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面对这些动植物 你会扮演什么角色?| 科学志愿者观察记


机构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作者自然观察团队
发布日期2018-12-17
点击量636
详情

上个月,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再次聚集到了四川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参加由华侨城和唐家河保护区管理处举办,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组织承办的科学志愿者活动。在3天的时间里,大家接受到了高质量的科学志愿者培训,还一起交流了自然保护工作。


“如果你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野生动物,那么恭喜你,这次唐家河肯定能看到。目前唐家河应该是野外能遇到野生动物种类、数量最多的自然保护区。”站在我旁边的一位科学志愿者兴奋地说。“我们能不能在保护区夜观呢?”转眼间他又跑到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人员面前期待的问道。


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于1978年,是由四川省革命委员会报国务院批准成立,因为极具生态保护价值,1986年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位于广元市青川县境内,岷山山系龙门山脉西北侧,摩天岭南麓。北与甘肃文县境内的白水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相连,东接青川东阳沟省级自然保护区,西与绵阳市的平武县毗邻。保护区主要是以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的森林及野生动物类型的自然保护区。


动物的天堂


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是野生动物栖息的天堂,这里生活的脊椎动物共有430种,其中国家重点保护动物72种,一级保护动物13种,大熊猫数量为39只(第四次调查数据,金丝猴1000多只,扭角羚1200多只,是岷山山系大熊猫主要栖息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唐家河藏酋猴 图/钱雄


我们有幸参加了由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组织的华侨城唐家河科学志愿者活动,2018年11月14日下午,从四川清溪镇出发进保护区自然教育中心的路上,天刚微微落下黑幕,在两岸河边大约淹没过小腿的灌木丛中,我们有幸看到了一只小麂(Muntiacus reevesi)在吃草。


车上的管理人员介绍,小麂是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最常见的动物之一,属于鹿科动物。其生境为小丘陵、小山的低谷或者森林边缘的灌木、杂草丛,是国家三有保护动物之一。曾听一位学动物的专家讲过,关于这些鹿科动物,其生存栖息地大都需要满足三个条件,水源、草场和高大树林。水源和低矮灌木草丛来满足其日常的饮食需求、高大的树林以供发现危险情况能及时跳进去隐藏。其头部为鲜棕色,全身一种棕褐色体毛,和树干相近颜色大概更容易躲藏,从而不容易被天敌发现。体形相对较小,主要以取食一些灌木和草本植物的嫩芽、枝叶、花和果实为主。



小麂是森林里的胆小独居动物,听觉十分灵敏。想走近看时,“咔嚓!”不知是谁不小心踩断了一根树枝,转眼间那个小精灵便猛地撞进高草森林里不见踪迹,我们并没有来得及去分辨出雌雄。与胆小羞怯的小麂不同,野猪和羚牛可真算的上是强大的物种。我们在山上海拔1640米地方巡护时发现了一些羚牛和野猪粪便、毛发等痕迹。

小麂  图源见水印


说起羚牛,其实扭角羚(Budorcas taxicolor)才是其真正的学名。属于牛科里面的羊亚科,体型非常健壮,长相非常奇特,似牛似羊似马,俗称“六不像”。雄雌均具角,它的角形特殊,呈现出弯曲的状态,“扭角羚”的名称便由此而来。特别耐人寻味的是,羚牛有很粗壮发达的四肢,但它的尾巴却非常秃短。其主要分布于云南西部,中国西南横断山系和西北秦岭,也是我国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它是典型的夜间活跃者,白天喜欢躲在竹林灌木中休息,黄昏和夜间出来觅食。性格虽然喜清静,但较少独来独往,羚牛更像是一种热爱集体的群居动物,经常少则几只,多则几十只、上百只结成队伍出来活动。他们比较团结,相互配合,觅食的时候由一个体强力大的“哨羚”进行放哨,一旦发现危险情况便会选择报警,其他羚牛则闻声潜逃,当然还会有专门的羚牛“开路断后”。可谓是逃跑有技巧,热爱集体的模范动物代表。

蠢萌的羚牛 图/钱雄


野猪Sus scrofa),又称山猪,它是一种明明很普通,却非得装神秘的动物。一般会在山地、丘陵、荒漠、森林、林丛间看见它的踪迹,经常早晨和黄昏时分出来觅食。这是我们早晨在丛林中发现的一只,看起来很凶猛壮实。野猪有一个很人性化的特点,那就是会在领地中央固定地点排泄。吃的食物很杂,这一点可以从其粪便中检测出来。但是冬天它更喜欢居住在向阳坡的栎树林中,这主要是因为栎林落叶层下有大量的橡果,是其度过寒冬的主要食物。

红外相机拍摄的野猪影像 图/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由于我们时间有限,又加上深秋天气寒冷的原因,没有看到大熊猫(Ailuropoda melanoleuca)、黑熊(Ursus thibetanus)等其他动物。但是我们却从保护区管护人员那里了解到了一件与黑熊有关的逃生技巧。比如有一天恰好碰到野猪、黑熊等一些凶猛动物,一般古老流传下来的说法:“碰到黑熊装死”,其实这并不是一种必然安全的做法。已经有研究发现,有些黑熊对于腐蚀的尸体动物也会食用。因此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千万注意不能跑,或者爬树,以免会激起动物的亢奋好斗情绪,况且动物的奔跑、爬树本领绝对比人类要娴熟。这时有一个小窍门,只需去寻找一棵很粗的树,围着树转圈跑,可以暂时缓解被动物追上的危险。因为动物脑袋还没有人类复杂,他们一般习惯直来直往,转圈对它们来说是一种高难度动作。

萌起来无敌的大熊猫   图/钱雄


森林植物面临威胁:可怜的松树


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仅是动物的天堂,其植物资源也较为丰富,有植物种类2422种,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有珙桐、连香树、水青树等12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有4种


11月中旬还不畏严寒的除了菊花、松树等数得清的岁寒植物,猫儿刺IIex pernyiFranch)也算是唐家河山上最为常见、具有铮铮傲骨的一种常绿灌木或乔木植物。这种植物容易对人体造成物理损伤,行走在山坡时一不小心就会被它挂个正着,脸是最重要的部位,庆幸躲过毁容之灾时,腿却已经被其招呼出一道火辣辣的红印。


猫儿刺的树皮是银灰色的,叶片较小、较厚呈革质,卵形或卵状披针形,先端呈三角形渐尖,在叶子边缘还有深波状刺齿,深墨绿色的颜色像极了寒风中举着刺刀的战士。我们来的这个时节正是果期,鲜红色透着光泽的果球形,直径大约7—8毫米的样子,如一粒粒太上老君的红丹,吸引着馋嘴的人去摘食。

猫儿刺的果实(左图)和枝叶(右图)


下面我们就要介绍有关唐家河保护区中最可怜的一些松杉类树。它们常常成为羚牛和野猪欺负的对象。油松,一种常绿乔木,树干挺直,裸子植物,松科。高达25米,鱼鳞状深裂,深绿色针状叶子,较为刚硬,2针结为一束。树冠比较稀疏,耐寒性极强。而杉木Cunninghamia lanceolata(Lamb.)Hook)也同样是中国秦岭、淮河以南地区最寻常的乔木,其耐寒,喜温暖和湿润,生长迅速。

左图:被啃坏的杉木    右图:好大的一个树  

图/邓静


为什么说油松和杉木可怜呢?这主要是由于近年来唐家河保护区保护工作做的非常好,保护区内的主要保护物种数量不断增多,特别是一些大型的食素类动物,比如羚牛、野猪等。而像油松、杉木等松杉类树种会产生富含松节油的松脂,这种松脂具有一种驱虫避蚊的效果,特别是杉木有一种祛风止痛,散於止血的作用,所以这些野猪、羚牛等大型动物特别喜欢在松杉类的树上摩擦止痒,来躲避蚊虫叮咬,真是一群聪明的家伙!因此但凡在羚牛野猪活动较多的地方,你都能在松杉类树干上发现他们留下的毛发。这种行为就导致了松杉树等被野猪和羚牛等动物啃食、摩擦而伤痕累累甚至弯曲倒塌死亡。这其中的原因类似于“1859年澳大利亚兔子的灾难事件”,即大型食肉动物的缺乏导致食物链不完整,最终影响整个生态系统的健康。对于像羚牛、野猪、小麂、金丝猴等动物,虽然其繁殖的速度并不像兔子那样迅速,但是它们会根据自己的力量去改造整个森林环境以期能达到更适合自己生存。

在杉木、油松等林中发现的羚牛粪便


人类在自然中扮演的角色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和自然界的万物息息相关。在整个自然生态系统中,人的角色问题一直是目前争议的话题,比如“人是大自然的对立面”、“人是大自然生态系统中的个体”及“人是大自然的朋友”等观点。经过这几天的科学志愿者培训活动,我们发现,其实人在自然生态系统中扮演的并不只是一种角色,人类是大自然资源的受益者、威胁者、保护者,而同时对动植物来说,可能是朋友、又或者只是共存的邻居。


据保护区管理人员介绍,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的前身为原绵阳专区青川伐木厂、青川县森林经营所。1978年拆除伐木厂和森林经营所以后,建立了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由于该区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且为了更好地保护大熊猫等珍稀野生动植物,1985至1986年,通过政府财政拨款,将该保护区内原有村民农户通过生态移民方式搬迁出保护区外。1991年,唐家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由原来省县共管的管理体制改为由四川省林业厅直接管辖。


目前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内已没有人居住,其社区居民原来的偷盗打猎情况也越来越少。关于开展的社区工作,除了在保护区周边对外开放一部分区域来开展生态旅游,种植推广例如野蜂蜜、木耳、核桃等生态农产品也是其保护区带动社区发展的重要模式。关于保护区社区居民推出的农家饮食也都颇具特点,3月折耳根,4月核桃花,5月恢恢菜等的野菜,清爽可口;依托唐家河保护区内水质优良的特点,引用山泉水,压制出的一款清溪豆腐,色白软嫩,清香无穷也吸引着游客的味蕾。


保护自然生态环境不仅给社区居民带来了许多绿色资产,也留下了一些正能量的小故事。据一位附近的老者讲到,在保护区内有一条河,原来还是青川伐木厂的时候,接连树木砍伐使得水质遭到破坏,原来清澈的水源不断携带着泥沙变得一片浑浊。后建立保护区直到现在,一些树木得以保护,河水水质慢慢变得清澈,如今可以直接饮用,蓄水量也开始恢复到原始模样。“这里的水比全国地表饮用水标准硬度值还要低100倍,用这里的水烧开水,一年水壶上都没有水垢。”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白熊坪保护站站长介绍到。


目前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相比其他保护区,人的威胁因素程度大大降低。就自然保护区保护管理方面的需求、威胁因素及还需不需要花大力气做社区发展等一系列问题,我们进行了走访调研和研究讨论。


从唐家河自然保护区的情况来看,保护区内没有人居住,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模式对自然资源的依赖程度较小,去做一些社区发展工作,比如帮助村民销售木耳蘑菇等菌类产品真正对自然保护区的保护工作有没有什么意义?会不会把社区自然生态环境保护做成了单纯的扶贫工作?这些疑问似乎到最后也都没有讨论出结果,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社区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带动社区居民开展生态环境保护,激发村民社区共管的积极性。比如保护区现在仍然面临着森林火灾、动物的疫情疾病等问题,这些问题与社区居民的安全用火,家禽家畜管理也都有一定关系。


最后的讨论课上,我问了老师一个不成熟的问题:“建立自然保护区主要是为了保护生物多样性,但这种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价值如何能清楚明白的向别人阐述?我们需不需要去做一些相关实例来讲解这种物种多样性的重要?”由此引发了不同观点争锋。目前在于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似乎大家都达成了一种不约而同的共识:影响生态环境保护的主要矛盾是经济发展,只要解决好相关利益主体的生存发展需求,生态环境保护就顺理成章。


但是我却固执地觉得如能将这种保护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的价值重要性从只专业学者知道层面转向为普通大众懂得,从而这种懂得转化为对生态环境保护的一种由心里自发而出的自觉和默契,才是能真正解决人伤害生态环境问题的关键所在。


当然老师曾不只一次的告诫我,不要将生态学等专业学科和环保等同起来,可能专业有界限,但是环保却无门槛,需要更多的人一起参与进来,发挥各自作用,“星火燎原”之势共同推动自然和人和谐发展。


作者介绍


撰文、供图 / 唐家河科学志愿者 陈念念

编辑 /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杨可人





识别下图二维码 关注山水公众号